欧洲杯买球app

我爱书法

[日期:2022-04-01] 作者:2021届18班 兰喻词 次浏览 [字体: ]

灰色的砖瓦宫墙,深绿色的廊柱,镶着黄色花纹的红门,院儿里正开得热闹的白玉兰。那年,我初次踏入少年宫高高的门槛,与书法结缘,师从远近闻名书法老师——代老师。

八岁,我站在代老师的案前,学写“一”字。

代老师一袭淡紫色的旗袍——只见她微抬玉手,用镇尺抚平宣纸,再持笔,略施朱墨,那一顿、一拉、一回,便在纸上潇潇洒洒却又不失雅致地写下一个字。我拘谨地立于案前,大气也不敢出,为她这简单又华丽的一笔而感到惊艳……我手持“妙笔生花”笔,仿照老师的样子,写出了一个笨拙又幼稚的横,这便是我人生的“第一笔”。代老师教导我做人当如写“一”字,固然简单,不敢疏忽。

十岁,坐在书桌前,学写柳公权的《玄秘塔碑》。

楷书含蓄有力,棱角凌厉,外柔内刚,每一个字都透着细腻与踏实。横要横得大气恢弘,竖要竖得顶天立地,撇要撇得恰到好处,捺要捺得流畅清晰。我瞪着双眼,细细端详,随后蘸墨摹仿,用“墨宝”笔书写小楷。一笔一画都端端正正,一撇一捺都认认真真。代老师教导我,做人当如写楷书,清正廉洁,不卑不亢。

十二岁,坐在书桌前,学写颜真卿的《祭侄文稿》。

行书道劲郁勃,跌宕多姿,气势雄强。每一个字都透着潇洒与悲愤,每一处下笔都逆入平出,每一处牵丝都收放自如,每一处勾挑则笔势充沛,每一处圆转更是舒朗紧凑我手持“行云流水”笔,体会着大书法家书写时的伤感与悲壮之情,一挥而就,一气呵成。代老师教导我,做人当如写行书,灵活多变,不拘一格。

时光匆匆,我的笔画从生硬到熟练,我的字迹从凌乱到潇洒。

书法如我友,常伴身旁,古人以铜为镜正衣冠,以史为镜通古今。而今,我以书法为镜,驱阴霾而明本心。书法,连同那红门灰瓦,纯白玉兰一起在我的记忆里永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指导教师:何朝伟

上一条:浓绿万枝红一点
下一条:午后的秋
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体育 英亚app